足彩排行

里昂vs顿矿(里昂普兰顿)

作者: 发布时间:2022-04-12 20:37:34 点击:4

作为新能源汽车目前最佳的动力选择,锂电池市场需求随车辆上线速度而增长。2020年下半年以来政策的支持推动下游需求上升,以及因疫情导致的产业链影响,传导至锂电池上游材料市场,锂矿进入新的价格周期。

A股上市公司中,赣锋锂业和天齐锂业是该领域的龙头。赣锋锂业自认为是锂系列产品供应最齐全的制造商,而天齐锂业则声称其业务涵盖锂产业链的关键阶段。4月29日,两家公司同时公布了2021年第一季度业绩报告,净利润均实现大幅增长,但两家公司处在两重天。

营收基本盘:增长VS下降

赣锋锂业第一季度营收约为16.07亿元,同比增长48.94%。这是其历史最高的第一季度营收。该公司曾披露该季度产品量价齐涨。券商民生证券研报指出,2021年第一季度电池级碳酸锂由年初的5.3万元左右上涨至8.7万元左右。

目前,赣锋锂业持股锂矿资源主要是澳大利亚的MountMarion、Pilgangoora以及爱尔兰的Avalonia;卤水资源主要为阿根廷的Mariana、Cauchari-Olaroz;墨西哥的Sonora锂黏土矿。不过,海外尚未大规模贡献营收。国内则在第一季度又拿下伊犁鸿大全部股份,后者凭借持股间接拥有青海省柴达木一里坪锂盐湖项目的权益。

与此同时,赣锋锂业披露三项日常经营重大合同,分别是德国宝马的锂化工产品合同、特斯拉的电池级氢氧化锂产品合同,以及LG化学的氢氧化锂和碳酸锂等产品。三项合同均在信用期内,因涉及保密条款,赣锋锂业并未披露具体销售收入。

赣锋锂业收入的增长还体现在了应交增值税的增加,这也导致赣锋锂业的应交税费同比增长47.25%,比2020年第一季度多了6217.8万元。税金及附加同比增长了152.07%。

反观天齐锂业,第一季度营收约为9.04亿,同比下降6.63%。该公司解释称,主要系本期锂矿销量及单价均较上期同期下降所致。天齐锂业还在同日披露了2020年年报,年报提及虽然锂化工品从第四季度有所反弹,但该公司的销售均价和销量均有一定程度下降。

天齐锂业在四川射洪、江苏张家港、重庆铜梁及澳洲奎纳纳均设有锂化合物生产基地,同时以西澳大利亚格林布什矿山作为主要原料来源地,以西藏甘孜州的矿产资源作为战略储备。不过,天齐锂业两笔巨资收购,让其面临资金紧张的局面,并且其在海外与总承包商的官司仍在持续。

净利润背后:投资收益决定增减

从另一项财务指标来看,赣锋锂业录得第一季度归母净利润同比增长6046.30%,达4.76亿元;扣非后归母净利润同比增长308.74%,约为2.94亿元。大量的非经常性损益主要来自于两个项目:一个是相对固定的计入当期损益的政府补助,第一季度为0.10亿,2020年同期为0.09亿;然而因投资有道,除有效套期保值业务外,投资收益从0.48亿增长至1.74亿。

新京报贝壳财经曾报道,支撑起赣锋锂业归母净利润增长的原因是公允价值变动收益,在这背后则是因为持有Pilbara的股票,赣锋锂业是该公司的单一第一大股东。这一因素也影响了该公司第一季度的业绩,由于Pilbara股价上升以及新增项目投资,该公司其他非流动金融资产同比增长41.42%。

天齐锂业第一季度虽然仍处于亏损,但其正在扭转亏损的幅度。归母净利润由2020年的-5.00亿元缩减至-2.48亿元;扣非后归母净利润由-6.47亿元缩减至-1.59亿元。天齐锂业获得的记入当期损益的政府补助约为854.66万元,但其投资收益为负,约为-1.27亿元。该公司解释称,主要是本年领式期权业务与套期保值业务公允价值变动所致。

天齐锂业年报进一步揭示了这些变化称,受其重要的联营公司SQM(智利化工矿业公司)股票价格、Libor利率波动等因素影响,2020年度天齐锂业持有的SQM的2.1%B股领式期权业务与套期保值业务产生的公允价值变动收益较2019年度下降约8.9亿元人民币。第一季度业绩报告中并未对这一影响的进展进行更多的披露,只是宣称确认的SQM投资收益较上期减少。

2018年天齐锂业成功收购SQM股权,成为其第二大股东。2020年12月,SQM启动增资扩股筹资程序,拟发行2240万股B类股份已获得11亿美元增资,为其接下来四年扩大业务的计划提供部分资金。天齐锂业投票赞成了增资扩股,同时放弃了享有的优先认购权,持股比例下降至23.84%。

不过,券商兴业证券认为,天齐锂业的利润拐点在第二季度。

股东池:股东数均增长,机构轮替

行业热度,让两家公司也成为A股市场炙手可热的标的。A股和港股同时上市的赣锋锂业,第一季度A股普通股股东数由2020年的约14.99万户增长至15.80万户,港股普通股股东总数由25户变为26户;天齐锂业由约17.99万户增长至22.16万户。

从第一季度业绩报告披露的前十名股东来看,两家公司都被基金看好,股东变化也都集中在这类机构上。

赣锋锂业前四大股东虽然持股比例有所变动,但地位稳固。工商银行的中欧时代先锋股票型发起式证券投资基金持股数量有所增长,持股比例增加了千分之一。不过,中国银行旗下基金和社保基金取代了原来的建设银行、工商银行和农业银行旗下的基金。

天齐锂业方面,第一大股东天齐集团持股比例由28.97%提高到了36.04%,该公司实际控制人的配偶、一致行动人张静的持股比例保持不变仍为第二大股东。但香港中央结算有限公司取代了中国证券金融股份有限公司成为第三大股东,后者持股比例未变。除此之外,社保基金,中国银行、建设银行以及招商银行旗下的基金取代邮政储蓄银行、交通银行和浦发银行旗下基金进入榜单。

4月29日收盘时,赣锋锂业当日涨幅为3.98%,最高涨幅一度超过6%,市值锁定在1397.69亿元;天齐锂业当日涨幅为8.60%,盘中一度涨停,最终市值为699.41亿元。

一个资本动作频频,一个麻烦不断

第一季度,赣锋锂业资本动作频频,包括提前赎回可转债、认购增持股票、发行新股,以及对子公司增资。

其中,赣锋锂业全资子公司上海赣锋以不超过2400万英镑认购了其在墨西哥项目合作伙伴Bacanora新增股票,完成后其持股比例将达到近三成。其与Bacanora共同持有的Sonora项目是全球最大的力资源项目之一,锂黏土的优势是兼具矿石提锂和盐湖提锂的优点,即快速又成本低,项目仍在建设中。

此外,4月,赣锋锂业与科信技术签订《中长期(2021-2025年)战略合作协议》,双方将在新能源电池、通信基站储能、数据中心储能及电池回收等资源再生项目进行全面合作和资源共享,实现互利共赢。

对于包含第二季度的前六个月经营业绩,赣锋锂业预测归母净利润将同比增长411.23%至666.85%。其背后的原因是锂盐产品销售量价齐升,以及锂电池产品逐步放量。

天齐锂业的第一季度则麻烦不断。1月15日,天齐锂业披露定增预案,并与控股股东天齐集团签署了附属条件生效的股份认购合同,然而,一天后,该公司就收到了中小板公司管理部的关注函要求解释是否涉及内幕交易。又一天后,17日召开董事会后,该公司宣布终止定增事项。159亿募资计划搁浅。

不过,其全资子公司增资扩股引入战略投资者的议案在董事会上通过。澳大利亚上市公司IGO参与其中。这笔14亿美元的交易将为天齐锂业的运营资金和偿还贷款纾困,不过代价是出让了子公司的股权和董事任免。第一季度报告披露,股权融资已完成,资产出售协议已经签署。

另有两起官司悬在天齐锂业头上。其一,全资子公司TLK与澳洲奎纳纳建设氢氧化锂项目的总承包商MSP的官司仍在持续。根据法院的判决,TLK已于4月9日支付3888.15万澳元到法院托管账户。

其二,里昂证券向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天齐鑫隆支付其为天齐锂业收购SQM股权提供咨询服务的合同服务费、损失,约475.12万美元,并要求天齐锂业承担连带清偿责任。该案将于5月24日开庭审理。截至目前,天齐锂业已向法院提供了货币资金32.8万元和公司持有的成都天齐100%股权、射洪天齐100%股权用作诉讼保全。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 梁辰 编辑 李薇佳 校对 柳宝庆

推荐资讯
推荐产品